<th id="qb2tp"><video id="qb2tp"></video></th>
<object id="qb2tp"><sup id="qb2tp"></sup></object>
  • <pre id="qb2tp"><small id="qb2tp"><p id="qb2tp"></p></small></pre>

    <th id="qb2tp"></th>
      1. <thead id="qb2tp"><option id="qb2tp"><wbr id="qb2tp"></wbr></option></thead>

            武大博士控訴遭丈夫PUA:聯合前妻騙100多萬,警方立案

            “紅星新聞”微信公號

            2020-04-30 10:49

            字號
            “紅星新聞”微信公號4月30日消息,陳優麗,武漢大學法學院2017級博士生;沈某,武漢大學中南醫院(武漢大學第二臨床學院)2016級博士生,主修神經病學。兩個并不相識的人,因為陳優麗兒子小貝的一場疾病,逐漸有了交集。
            在沈某的“影響”下,陳優麗在救助兒子的同時,還經歷了離婚、結婚、自殺……“我以為他能救小貝,也以為他是真的愛我,才會在最無助的時候選擇相信他。”陳優麗說,和沈某在一起的大半年時間里,她被PUA了,被其伙同前妻前后騙走100多萬元,“現在,我只想拿回94萬屬于小貝的救命錢。”
            2019年10月25日,武漢市公安局東湖新技術開發區分局在接到陳優麗的報案后立刻展開審查,于27日正式出具《立案告知書》,“5個月過去了,我拿回了30萬,但還有64萬沒有歸還。”
            在沈某“影響”下,與前夫協議離婚
            陳優麗說,她是在2007年準備考研復試的時候懷上的小貝,那時她初為人妻,還不懂怎么照顧一個孩子,便學著月嫂的樣子,自我摸索,“堅持寫成長日記,記錄小貝每天喝了幾次牛奶,吃了多少輔食,排了幾次便……”
            12年過去,小貝從懵懂嬰兒成長為一個活潑好動的陽光少年。在陳優麗的手機里,保存著許多小貝以往的視頻,或奔跑、或嬉笑、或學習,“一直以來,他都是很健康的,我從未想過疾病會突然降臨到他身上。”小貝之前的照片

            小貝之前的照片

            2019年2月2日英國倫敦,旅行結束在機場準備回國時,小貝突然拉住陳優麗的手說“媽媽,我好像有點發燒”,隨后便突發癲癇、昏厥,被緊急送往惠靈頓急救中心。4天后,小貝轉入倫敦圣瑪麗醫院,接受治療。當時圣瑪麗醫院出具的病歷資料顯示,小貝被診斷為:疑似自身免疫性腦膜腦炎。
            “我完全不知道該怎么辦,整個人都懵了。”陳優麗說,她雖然會說英文,但醫生說的專業名詞太過生澀,加上她非醫學專業,一時難以交流,便在武大校友群里求助,希望有在英國留學的學醫校友前來幫忙。
            不久,在英留學的沈某通過校友群添加上陳優麗,稱自己是武漢大學中南醫院博士、劍橋公派聯合培養的醫學博士生,學神經內科方向。“他到醫院來看小貝,幫我跟醫生溝通,還開解安慰我,說他可以救小貝,讓我對他逐漸產生好感與依賴。”陳優麗說,小貝在英國幾度陷入昏迷急救,她崩潰至極,曾試圖在酒店自殺,是沈某的出現,讓她有了依托與希望。
            2019年2月10日,小貝的爸爸趕到英國。“他一來就責怪我沒有看好小貝,十分冷漠。”陳優麗說,就在她被責怪時,沈某開始在她面前“吐槽”前夫的失責,“沈某對我噓寒問暖,以分析小貝病情、愛小貝、愿意照顧小貝為由贏得了我的信任,也讓我對常年以工作為主的前夫失去了感情。”
            在陳優麗提供的她與沈某的多張對話截圖里,紅星新聞記者看到,在2019年3月期間,一個姓沈、頭像為某男子照片的用戶告訴陳優麗,“我覺得我做的就是一個爸爸該做的事情,他很垃圾” “我巴不得你馬上離婚,離開這個渣男” “孩子有這樣一個爸爸也是挺可憐的,你很辛苦,真的” “你讓我走我都不走,我就是想跟著你,我不放心你”……
            據陳優麗回憶,2019年3月,她在沈某的“影響”下,與前夫協議離婚。不久,前夫便帶著病情有所好轉的小貝回國尋醫。
            簽下承諾書、付款委托書,前妻“要現金120萬”
            2019年3月19日,武漢市兒童醫院對小貝進行了評估和檢查,“醫生說小貝的前額葉和顳葉皮層受損嚴重,康復的可能性不大。”隨著小貝發病次數越發頻繁,陳優麗擔心其病情加重無法控制,決定帶著小貝的病歷再次前往英國劍橋大學找沈某幫忙,“之前他一直表現得很自信,不停說他能治好小貝,所以我想去找他了解病因。”
            再次相見,沈某一邊贊美其堅強、漂亮,又一邊為其感到心疼。部分發生在2019年3-4月的微信對話截圖顯示,對方曾對陳優麗說,“你是女漢子、女強人,但現在不是了,在我面前就是需要好好寵愛的小女人” “我心里很難受,不想你哭,但是我不知道該怎么安慰你”……
            “我那時候已經完全相信且依賴他了,所以在他告訴我他有妻女時,我雖不滿,但也接受了。”陳優麗說,在英國找沈某的那段時間,沈某一直以自己條件有限為由,讓她承擔所有花銷,還不時找她借錢,“他說他是我和小貝的救命恩人,沒有他,小貝很可能已經死在2月了。”
            陳優麗回憶,2019年5月,沈某當時的妻子張某也來到了英國。“她要沈某寫承諾書,承認自己和我出軌,答應對她進行賠償。”沈某向張某寫下承諾書

            沈某向張某寫下承諾書

            陳優麗說,當時沈某寫下了承諾書并向她表示,自己拿不出錢賠償,希望可以向她先借一筆錢。而她因為相信沈某,便在6月底替沈某向張某轉款20萬元用于了結此事,“后來,張某說承諾書不作數了,她要現金120萬,只要她拿到錢在上海買了房,她就和沈某離婚,不然她就拿著簽了我和沈某名字的承諾書去告我們。”陳優麗此前簽署的付款委托書

            陳優麗此前簽署的付款委托書

            據陳優麗的銀行流水明細顯示,2019年7月-8月,她曾先后向張某的賬戶轉款50余萬元。“有些是轉給沈某的,有些是轉給張某的,一共有100多萬元。”陳優麗說,沈某和前妻在2019年8月29日簽字離婚。“2019年9月2日,沈某與我結婚后的第二天就去了英國,有時會說各種甜言蜜語,有時又會突然拉黑我。”
            在陳優麗提供的她與沈某的聊天記錄里,紅星新聞記者看到,“你是我的”這句話頻繁出現,如沈某多次對陳優麗說“愛你,你是我的女人” “你是我撿回來的人,當然伺候老子,而不是和我吵”,陳優麗則曾回應到“我都明白,我知道錯了” “你是我的主人”;此外,沈某還對陳優麗表現出明顯的主導行為,如“我要的不僅是性上面的征服,我需要你整個人都被我征服,言語、行為、思想” “我愛你,但是你得順從我,而不是一味的挑戰我” “我需要的是你從你內心就開始接受我,愛我,順從我”。
            陳優麗說,她與沈某相處時,沈某時常會因為一件事對她大打出手,甚至將她被打的照片發給前妻或朋友,“他前妻會把他發過去的東西再截圖發給我,我的精神被他們一再摧殘,好幾次出現自殺傾向。”
            情緒失控下幾次試圖自殺,兒子已無錢治病
            2019年10月25日,當張某以之前的承諾書為由,向陳優麗索要未支付的“欠款”時,陳優麗向武漢市關南派出所報案,指控張某敲詐勒索。兩天后,警方為其出具了《立案告知書》,上面寫著,經審查,認為“陳優麗被敲詐勒索案”一事符合刑事案件立案條件,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一十二條之規定,已決定立案。“去年11月1日,我、沈某,還有張某一起在關南派出所接受調查,當時警方說的很清楚,我被騙走的錢應由沈某歸還于我,沈某也答應了會還錢。”陳優麗說,從那之后,沈某便開始向她提出離婚,且經常拉黑失聯,還多次對她動手、惡語相向,“后來有一次,我懷疑他和張某要復婚,他就把我從廚房拖到房間一頓暴打,期間擔心我哭聲太大還把我捂在被子里差點窒息。”
            之后的一段時間,陳優麗因多次聯系沈某無果,情緒失控下幾次試圖自殺。在今年1月17日時,因其所發的輕生信息被發現及時,于跳湖前被水上派出所民警救下。
            “今年3月,小貝的病情出現惡化,所需的治療費用加大,我不得不去沈某所在的中南醫院找他還錢。”陳優麗說,因為沈某不還錢,她只能選擇先為小貝進行募捐,但由于沈某公開不承認小貝的病情,導致募捐無法進行下去,小貝也因無錢治病一拖再拖。生病后的小貝

            生病后的小貝

            為此,陳優麗選擇在網上發聲求助,一邊揭露沈某的“惡行”,一邊請求警方、學校盡快調查沈某,拿回小貝的救命錢,“小貝現在腦萎縮嚴重,不僅失去語言能力,記憶也沒有了。而且,他每天會發作癲癇20余次,每一次都像在剜我的心,我真的太沒用了,是我對不起小貝。”
            在陳優麗的個人微博里,紅星新聞記者看到,2020年4月23日,陳優麗發布了多條她站在某棟樓房天臺的視頻。“那天,沈某和張某帶著律師去關南派出所,打算用30萬買斷所有的一切,離婚,撤案,他的學位和前途,我以命相搏,對峙了12個小時才讓他們放棄。”
            陳優麗說,警方與校方當時進行了現場調解。在他們的監督下,沈某現場還款30萬元,“但后來他說自己沒錢,要回去籌錢,警方只能讓他走了,剩下的64萬他至今未還。”
            4月28日,紅星新聞記者聯系上沈某。其表示,他與陳優麗之間的事情他已選擇走法律程序,相關細節不便告知。“如果她在網上說的事情都事實,你覺得我敢走法律程序嗎?我只能說人心太惡了,網絡暴力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我相信法律的公平、公正,事實并非你們想的那樣。”
            沈某所在的武漢大學中南醫院副院長章建軍向紅星新聞記者回應說,此事學校早已知悉,但鑒于事屬陳、沈二人間的私事,學校不便介入,“如果沈某在學術上有過失,學校肯定會介入調查,但這件事是他們夫妻之間的矛盾。其次,如果陳優麗指控沈某詐騙罪名經警方調查后,罪名成立,我們校方也絕不姑息,一切按制度進行懲處。”
            據陳優麗表示,目前該案件在立案偵查階段。4月29日,紅星新聞記者多次聯系武漢市公安局東湖新技術開發區分局,此前負責接警的關南派出所一值班民警則告訴紅星新聞記者,所有案件均屬報案或涉案人員秘密,非當事人或直系親屬他們不能告知相關情況。
            (原題為《武漢大學法學博士控訴現任丈夫PUA:他聯合前妻騙走我100多萬》)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薛冬霞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PUA,博士,武漢大學

            相關推薦

            評論(2k)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熱話題

            熱門推薦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澎湃廣告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
            53彩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