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qb2tp"><video id="qb2tp"></video></th>
<object id="qb2tp"><sup id="qb2tp"></sup></object>
  • <pre id="qb2tp"><small id="qb2tp"><p id="qb2tp"></p></small></pre>

    <th id="qb2tp"></th>
      1. <thead id="qb2tp"><option id="qb2tp"><wbr id="qb2tp"></wbr></option></thead>

            疫中日志|我是志愿者,我們在武漢!

            澎湃新聞

            2020-04-28 14:28 來源:澎湃新聞

            字號
            【寫在前面】
            當疫情侵入矗立于河湖之上的武漢時,為了保衛這座大城,一場場“巷戰”打響,每一個人都變成了戰士:不幸中招并與病毒搏斗的患者、每天進入污染險地的醫護人員、轉運和服務患者的工作人員、日夜趕工建造醫院的一線工人、挺身而出奉獻力量的志愿者,甚至“呆在家里不出門也是戰斗”的自我隔離者…… 他們參加了這場保衛戰,見證了這場保衛戰,很多人還記錄下了這場保衛戰的一個個細節,涓滴匯集,就是共和國的一段戰疫史。
            “我看到醫院的年輕護士和醫生,汗水都打濕了衣服。臉上都是紅紅的、一道一道的,好像跟傷疤一樣。”——江蘇沛縣藍天救援隊隊員郝大學
            “我對小胖說,你爺爺去世了,你還出來做志愿者?他跟我說,因為他爺爺奶奶生病的時候,別人也幫助了他。”——來自陜西渭南的志愿者高翔
            “在我的家鄉有一句話:真情像草原一樣廣闊。在這次疫情中,我看到了比天空還寬廣的白衣天使的胸懷。”——來自內蒙古一家餐飲店的經理敖樂
            “我永遠都記得在我給晨星上了兩星期課之后,這個靦腆的男孩突然第一次對我說,‘田老師,我喜歡你給我布置的作業。’那種感覺,就像種了很久的花,精心呵護,有一天花突然開了……”——華中師范大學信息管理學院大三學生田恬
            “請戰書。我想請戰!疫情就是戰場,我迫切希望投入到這場打贏‘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戰役當中,成為一份子,哪怕是在最偏遠的鄉鎮派出所輔助他們值班備勤。請戰、請戰、請戰!”——浙江金華市公安局特警王飛
            “前幾天,我剛參加過今年武漢市的高三‘二月調考’,作文題目寫道,‘2020年,新冠肺炎,我們眾志成城、共克時艱’,‘眾志成城’這四個字深深地印在了我的心里。”——武漢市蔡甸區漢陽一中高三學生劉家睿

            他們來自不同的地方、不同的行業,為了共同的“戰疫”逆行武漢,無私奉獻著自己的一份力量,閃耀著人生中最亮的光芒!以下是他們在武漢做志愿者時寫下的日志:
            藍天救援隊,我們在武漢!
            我叫郝大學,是江蘇沛縣藍天救援隊隊員,是馳援武漢的志愿者。
            1月29號凌晨4點多,就到了指定位置。兩輛叉車、一個大貨車,三個駕駛員,二十多天了,在武漢各大醫院輸送物資。
            中南、協和、金銀潭醫院,火神山、雷神山醫院,我們接送的總路程合計9000多公里,物資幾十萬件。
            我看到醫院的年輕護士和醫生,汗水都打濕了衣服。臉上都是紅紅的、一道一道的,好像跟傷疤一樣。真的心疼他們,都很年輕的娃娃們。
            我們救援隊的衣服是藍色的。每到一個醫院,他們看到就說,真想象不到你們“藍精靈”這么偉大,沒有想到志愿者也能來我們醫院第一線。沒有這些物資,就不能及時地去救病人。又渴又餓的時候,有人讓我們吃飯喝水,但我們有嚴格規章制度,不允許吃東西、喝水。出來要用酒精消毒,就是怕把病毒帶到倉庫,倉庫都是給一線的物資。我們堅持到晚上九、十點鐘,有時候十一點,才能吃上一天的飯菜。
            我們每進一個道口,守道口的人們給我們招手,給我們敬禮、鳴笛,看到這些我們非常知足,真的夠了。
            這一次救援和平時的地震、洪水、森林大火救援不一樣。因為細菌、病毒是看不到摸不著的東西,所以大家心里還是有點害怕。但是,我們藍天救援隊都有一個信念就是,“竭盡所能地挽救生命”!
            醫護人員說我們穿的防護服是不可以的,太單薄了。我們沒有戴過N95口罩。說實在的,倉庫里什么樣的都有。沒有人伸手動一動,領一只。大家都清楚都知道這些物資是支援一線的。
            2月18號凌晨三點多我們起床,去漢口火車站接運一批從上海來的物資。我的體力還可以,當然,比年輕人稍微差一點,60多歲的人了。但是,也不服老。來了就是干活的,不是來享受的。
            來的時候,這兒是很大一個水泥地的倉庫。大家沒有床怎么辦?用紙箱子鋪到地下,我們叫“紙板床”。被子對折,一半當褥子一半當被子,還有隊員住在車上。
            來了二十多天,大家都沒洗過澡。倉庫這邊來回車輛很多,灰塵比較大,只有消防水,很冷很冷的。而且也沒有時間,要去送的物資也太多。為了省時間、爭速度,都理了光頭。我63歲了,還是第一次光頭。
            我有三位戰友在武漢。前兩年,我來過武漢的指導員家。那個時候來,是熱鬧、繁華、美麗的武漢。
            我指導員一家五口人感染了三口,兒子和兒媳婦好了。現在我指導員又感染上了。現在的武漢,感覺是空城一樣,路上沒有人。但是晚上的燈光還是那么美麗、漂亮。
            在不久的將來,我想武漢,要恢復健康。
            我很渺小,我們很偉大
            我叫高翔,陜西渭南人。
            過年的時候我在老家。大年初四早上睡醒的時候,看見火神山醫院正在建設。當時我也不知道有多嚴重,想法非常簡單,就是想過來支援武漢,我自己立馬收拾行李就來到武漢了。
            我走的時候,在我家門口拍了一張照片,我媽讓我別去,挺危險的,我跟我媽說我已經長大了,要拿出一個男人的樣子。她跟我說,你去不了的話,你隨時可以回來。我媽還以為我上不了高速,下午的時候給我把餃子都包好了,等我回家吃飯。我走了之后我爸知道了,給我說如果你走了的話,我就沒你這兒子了。我心里也挺難受的。
            我從來沒有來過武漢,對這座城市也沒有任何的了解。等我來到武漢之后,我覺得跟我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樣。當時我走到武漢的時候是晚上,大街上一個人都沒有,我想一座省會城市也不可能這么安靜。沒有下雨,路上到處都是水,我打開車窗,一聞原來是84消毒液的味道,給我的感覺就好像是演生化危機的電影。路上幾乎沒有車,能走的車,要么是警車,要么是公務用車、救護車。
            到火神山那邊也已經晚上11點多了,所有的工人都特別的忙,我問了幾個負責人,他們都說不缺人。我通過網絡加了一個QQ群,然后我到紅十字會那邊報名,一直在那邊裝貨、卸貨。
            紅十字會那邊的志愿者大多我都認識,有一個叫小胖,他在武漢土生土長,他爺爺奶奶都得了新冠肺炎。奶奶在重癥監護室,他爺爺前兩天剛剛去世,他又過來做志愿者了,我對小胖說,你爺爺去世了,你還出來做志愿者?他跟我說,因為他爺爺奶奶生病的時候,別人也幫助了他。
            在紅會還有一位山東濟寧的大姐,50多歲了,是一個退休的司機。都晚上11點多了,她跟我說祥子,我現在在雷神山,我有A2的駕照,我開救護車開什么車都可以,只要能幫助得了武漢這邊的疫情,我都愿意。大姐跟我說,我帶了10天的干糧,我就住在車里。這大姐真的挺偉大的,抱著一腔熱血來的。她干的活跟我們一樣,特別舍力氣。25公斤的酒精,一手拎一個,跑的特別快,我給他還起了個外號——“飛毛腿”,呵呵,“山東飛毛腿”。
            我們在一起干活,沒有說誰干得多誰干得少。你一下子可以搬一箱,我就想搬兩箱。雖然說志愿者每天都有不同的面孔,但是大家干活就好像在一起工作了很多年,有一種默契。無論是你做到十二點也好,半夜也好,大家都沒有怨言,只想趕快把活干好就行了。
            我到武漢來了第7天的時候,我父母、我的朋友,每一個人都勸我讓我回老家,哪怕隔離14天也好,至少生命安全。當時我的思想一直在猶豫不定,到底是回還是不回?最后堅持了,不回家。我要是回去了,我就是一個逃兵。我的行為可能會影響很多志愿者和我身邊的朋友。
            我們有一個專門接醫護人員的微信群,突然有一個求助的信息發過來了,她是一名護士,在中醫醫院工作,她是第一批倒下的護士。她說她在醫院已經呆了23天,現在已經康復出院,問我愿不愿意送她回家。當時我心里確實猶豫了。因為我的防護措施沒有,只有一個普通的一次性口罩,還不是N95的。護目鏡、防護服根本想都不用想。我也怕。因為她是一個確診的,治愈的,我也不知道她身上再帶不帶病毒。
            那天我記得清清楚楚,武漢下大雪,下了一天一夜,我猶豫了三秒鐘,我還是答應了。因為我想幫助更多的人,我不能讓她心寒。出院的那一幕讓我驚呆了,她竟然是一個人走出來了,沒有一個同事,沒有一個朋友,她拿了幾個塑料袋,還拿著她的片子出來了。我趕緊上前接住,放在后備廂。我問她,你隔離出來想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她竟然跟我說,她想再回前線,和她的戰友一起奮斗。當時我突然感覺我自己特別的渺小,微不足道。
            大家都是不求回報的,在這里為武漢奉獻著,為疫情奉獻著。大家都是偉大的。
            我這個人比較樂觀,我不喜歡哭,我只喜歡微笑。你害怕病毒也沒用,我每天都會盡可能讓我的身體運動,吃好盒飯,把我的免疫力增強起來,我才有能力去做更多的事情,和病毒在這里抗爭。我不能倒下,我不能給武漢添麻煩。
            或許說一個人的力量是渺小的,大家走在一起,團結一致,我相信會更快地讓這場疫情早點結束,我也想讓他們早點回家。
            我讓一線醫務人員在長江邊上吃上了黃河的味道
            我叫敖樂,來自內蒙古,之前在一家餐飲店做經理,疫情出現后,公司組織我們做志愿者,去醫院給醫護人員做飯,改善生活,我和我老公就一起報了名。現在,我們和其他18名過年留守武漢的廚師志愿者已正式進駐不同醫院的一線廚房崗。疫情發生前,我從來不看新聞,疫情發生后,我天天盯著手機看新聞,一邊看一邊掉眼淚,觸動實在是太多了。
            我看到一些方艙醫院剛開始建的時候,好多志愿者基本上都是一些叔叔阿姨之類的,歲數都挺大的,收拾床鋪、整理東西、打掃衛生,當時我就和我老公說,我說我特別想去,我說你看看人家那么大歲數了,對吧?咱們年輕輕的躲家里面也不能幫點什么忙。我還鼓動我老公,我說,“你也去,也不知道還能干點啥,火神山醫院那邊,你看你又高又壯的,去給搬個磚干啥都可以。”
            2月27日,我們可算等到了能發揮作用的時候了。我們區域經理吳哥問我們愿不愿意去醫院做志愿廚師?我當時給吳哥的回復就是:這還用問,擼起袖子加油干吶!我爸爸媽媽在老家幫我照看著6歲的兒子,我把去醫院的事情簡單和他們說了一下,我爸起初不同意,最后我媽拍了板同意我們去,還囑咐我,“你們去了那兒了,一定要好好給人家干!”
            我和我老公還有其他兩名廚師小伙伴一起住進了中國人民解放軍中部戰區總醫院漢口院區,同時店里的其他四位小伙伴也去了有內蒙古和陜西等醫療救援隊的方艙醫院。在我們來之前,醫護人員和執勤戰士每天都只吃盒飯,因為廚師有限,主食都是從外面超市購買,飯菜的味道和花樣兒都比較單一。我們聽說后,都非常心疼,暗暗下定決心要讓他們找回舌尖上的幸福。
            每天,我早上六點起床,開始準備和面發面,奏響鍋碗瓢盆交響曲,(做飯切菜、炒菜壓混)我做面食,老公和兩位伙伴做肉菜,中午一點下班,三點多開始準備晚飯,七點來鐘下班。我們能做到的就是讓醫護人員吃的放心,衛生也干凈。一開始也不知道他們到底喜歡吃什么菜,尤其是一段時間有時候有些原料不一定都有,就盡可能換著花樣搭配著給他們做一些東西。
            我們來自內蒙古,自然要把大草原的味道帶給大家,讓大家在長江邊上吃上黃河的味道,我們做的是牛肉湯泡饃、羊雜燴糧食粉條、豬大骨燴酸菜,燉羊肉,雜糧方餅,還有果仁小烙餅,中間包的是新疆葡萄干,還有肉夾饃......
            做面食和面要用勁兒,一天下來,胳膊常常都抬不起來。但那天,有個小護士發了朋友圈,說“感謝在我們的身后有你們的默默付出,真的是這段時間吃過最飽的午餐”,看到這些話,我心里特別美,所有的辛苦一掃而光。就每天感覺給他們做點好吃的,他們特別開心,我心里面就挺有收獲的,說明我們還是有價值的,還是幫上忙了。
            當然,也不是道道菜都受歡迎。醫院里很多戰士和醫護人員年齡比較小,19、20歲左右,有的來自南方,之前沒接觸過西北菜,吃不慣我們的手藝。雖然我們主要做的就是燴菜之類的,但我們不能以我們的口味去要求醫護人員們的口味,我們是搞服務的,“顧客”是上帝,不管是不是醫院都是這樣的。所以當有的醫護人員提出,不想喝羊雜湯,想吃炒菜時,我們幾個志愿者商量了一下,隆重推出了“炒羊雜”,做出來聞聞,嗯,還挺香!哈哈,我們已經把這道菜納入了我們的食譜啦!這樣的例子還有很多,另外,再好吃的飯菜老吃也會煩,所以,當他們和我說,姐換一個吧?我們就想辦法再推出點其他的新樣子,一道道“創新菜”就是這么出爐的。
            在我的家鄉有一句話:真情像草原一樣廣闊。在這次疫情中,我看到了比天空還寬廣的白衣天使的胸懷,我希望能夠為他們服務,讓草原般廣闊的真情在每個人之間傳遞;希望如約而至的,不只是春天,還有他們的健康!
            白衣天使的孩子,我來守護
            我叫田恬,來自安徽,是華中師范大學信息管理學院大三的學生,是比較典型的理科女,相比和陌生人天南地北的聊天,我覺得那些由點線面構成的數學公式可能更對我的胃口,但是,新冠肺炎疫情出現了,我希望為疫情防控出一份力,所以當學校聯系我們,為武漢那些前方醫護人員的子女做線上輔導,做他們的志愿老師時,我第一時間報了名。我要用知識和努力去盡可能溫暖那些孩子,就像電影《超能陸戰隊》里的機器人大白。
            我的媽媽也是醫務工作者,我的爸爸是負責口罩最核心原料聚丙烯生產工作的,疫情發生后,他們每天都早出晚歸,想見一面是難上加難,所以我特別有感觸。我是成年人,可以照顧好自己,但如果是一個很小的、還需要父母照顧的孩子,在病毒肆虐的狀態下,一定很恐慌。我想去幫助他們。
            大家報名很踴躍,兩個小時左右就報滿了。我和武漢江夏區大花嶺小學一年級小學生晨星匹配成功,她的媽媽是武警湖北總隊醫院的醫生,做血液透析,從1月下旬離開家在前方救治病人,就一直沒有回過家。家里只有全能爸爸又當爹又當媽。
            今天是我給晨星小朋友做志愿老師的第20天,下午兩點到四點我會在網上遠程給他講數學圖形計算。現在我要用一個小時左右的時間來備課,先要了解一下,他上午上課的情況,然后給他設計相應的練習題,有的時候也會借鑒一下網上的習題。
            這么多天給他上課,要用一句話來評價他——他就是那種“別人家的孩子”。每天下午兩點,都會準時坐在手機前等我給他上課,不懂的還會主動提問,弄懂了以后,還讓我再給他出題,直到徹底學會。這真的讓我很驚訝,要知道,他還不到七歲啊!
            我很少和晨星說其他的內容,學校囑咐過我們,不要過多觸碰孩子們的傷心事,另外,他的爸爸和我說過,晨星常和媽媽視頻,有時候媽媽剛從崗位上下來,還來不及換下防護服和口罩,小小的晨星看到媽媽的樣子,也問過媽媽為什么要這樣,媽媽告訴他,“晨星不能出門是因為外面有很可怕的病毒,名字叫‘肺炎’,現在媽媽穿這樣奇怪的衣服就是在收拾這個壞病毒,就可以救很多人!”晨星后來告訴爸爸,他以后也要像媽媽一樣,救很多人!他要當科學家,發明特別厲害的藥,這樣媽媽就可以早點回家啦!
            我常常想,或許這就是他這么懂事的原因吧。好吧,不說其他的內容,那我就在他需要的時候第一時間出現,超能陸戰隊里機器人“大白”就是這樣。
            不過,有時候,“別人家的孩子”也會變成“熊孩子”。比如,我剛開始做志愿者上課不久時,正講到關鍵內容,我在那兒自己發揮了半天,又畫圖、又聯想,結果,網絡那頭卻沒了動靜,我小心翼翼地問,“晨星,你走神了嗎?”隔了半天,他才回復,老師,我沒走神,我在看表情包。我當時就有點接不下去了,又好氣又好笑地給他解釋了半天,看表情包不好好上課就是走神,他才明白過來重新開始上課。我逐漸明白了,小孩子的世界和大人不一樣,需要站在和他平等的位置上,才能真正走近他。
            我們學校一共有1349名和我一樣的志愿者,輔導著2848名孩子,我的故事每天也都在他們身上發生著。
            我永遠都記得在我給晨星上了兩星期課之后,這個靦腆的男孩突然第一次對我說,“田老師,我喜歡你給我布置的作業。”那種感覺,就像種了很久的花,精心呵護,有一天花突然開了,謝謝你,小小科學家!在你媽媽回來之前,陪伴你疼愛你的工作就交給我吧,“大白”抱抱你!
            我的“戰場”,就在最需要我的地方
            我叫王飛,是浙江金華市公安局的一名公安特警。春節期間,我帶著家人回到湖北恩施利川市探親,眼看病毒來勢洶洶,地方民警緊缺,我躺在床上輾轉難眠:在家鄉最需要我的時候,我應該在工作崗位上做點事情。于是,我凌晨三點寫下請戰書,希望就地參加志愿工作,為我的家鄉值守:
            請戰書。我想請戰!疫情就是戰場,我迫切希望投入到這場打贏“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戰役當中,成為一份子,哪怕是在最偏遠的鄉鎮派出所輔助他們值班備勤。請戰、請戰、請戰!
            得到批準后,我被編入利川市特警大隊,成為一名編外志愿民警,在利川城區卡口開始了值守工作,對進出城車輛、人員進行管控、登記,測量體溫。2月3號,因湖北利川市忠路鎮涼風埡卡口緊缺人手,我的“戰場”由城區轉移到鄉鎮,這是我的第一次換崗。雖然主要工作沒變,但相比之前,這里的生活條件要艱苦許多,執勤時間從早8點到晚12點,晚上值守風很大,我們就搭應急帳篷;沒有水,我們就在路邊的小溪里取水;沒有電,我們就用手機照明來開展登記工作。晚上冷到骨頭里,有時兩雙襪子都無法抵抗。經常用冰涼的溪水洗手,手上也起了凍瘡。但為了筑牢疫情防線,這些實在算不上什么。
            一段時間后,我又換崗到了街面巡邏。老百姓呆在家里太久了,太陽出來了,天氣暖和了,想出來逛逛的人也就多了,但這樣非常不利于我們疫情的防控。有一次,一位大爺沒做任何登記就出來了,我攔住他,他很激動地說,我又不出來犯法,我很遵紀守法的,我也很配合政府的工作,我就想出來買個菜……看著他舉步維艱的樣子,我也心疼,可是,在這個時候,少出門才是對疫情防控最大的幫助!老人著急,我更要穩住心態,最終,經過我反復和他溝通,他終于露出了笑容答應回家,此刻,我覺得心里充滿了成就感,這就是我的工作的意義!
            疫情防控期間,哪里缺人手,我就前往哪里“出戰”。我覺得,不論何時,不論何地,在哪里我都是一名警察,都要守一方平安。我曾向組織提出過自己心底里的請求,我不怕危險,一定要沖到最需要的崗位。現在這是第六次的崗位調動,我來到了利川市人民醫院值守。
            要說怕嗎?怕過,這個醫院是收治感染患者的定點醫院,我們每天都會和醫生、患者有直接接觸,說實話,心里也打過鼓,但是看到醫生一線奮力挽救患者,感染病人積極樂觀與疫情抗爭,治愈患者臉上的微笑,以及同事間的加油打氣,這些力量打敗了我內心的害怕與恐慌。
            告訴大家一個秘密,一天中,除了群眾理解我們工作時的欣慰,最幸福的時刻就是,當我們執勤結束,取下口罩吃飯,看到對方的“牙”,沒錯,這樣的笑臉太迷人啦!
            成為志愿者后,為了保護家人,我住進了利川市公安局的宿舍,減少與家人的接觸,也方便我第一時間沖到一線。我每天巡邏都會路過家門口好幾次,我兒子才20個月,他生在浙江,第一次來湖北,氣候也不適應,中間還病了一次,真想親親他,抱抱他啊,我父親原計劃要過60歲生日,現在也取消了這個打算,我每天就是通過視頻和他們對話。但我相信,我們的付出是值得的。作為志愿者,我們的力量雖然微小,但是微光成束,聚沙成塔,大家齊心協力就沒有過不去的關。只要我們能頂住,疫情就無法前進一步!
            “00后”的擔當
            我叫劉家睿,是武漢市蔡甸區漢陽一中的高三學生。今年,我將迎來人生中兩個重要關口——成年和高考。我們高三放寒假,原計劃過完年,初六就返校,沒想到疫情暴發,現在只能在家上網課。2月中旬,武漢的住宅小區實行封閉管理,我家里以前存的練習本都用完了,想著小區里其他同學們可能也同樣需要筆、練習本和修正液這些文具吧,就和社區移動微超市商量,能不能擴展一下代購代銷的服務范圍,增加一個賣學習用品的地方,人手不夠的話,我可以去幫忙。就這樣,我當起了社區志愿者,利用課余時間,為小區的居民服務。
            社區移動微超市每兩三天來一次,我用午休時間過去卸貨,把混在一起的蔬菜、米面油,還有文具都分門別類擺放好,這樣居民過來的時候,很快就能找到想買的東西。這個工作比我預想的要復雜一些,比如說分蔬菜,在一堆長得差不多的綠菜葉里面,找到大家想要的菜,我有時得靠其他志愿者搭把手。但是幫忙找文具,我就順手得多。
            除了在移動微超市幫忙,我每天中午和傍晚還負責給樓道消毒,用消毒液噴灑樓棟的單元門、樓梯扶手和樓外垃圾桶,讓大家出行能安全一點。消毒的時候,我就一邊聽英語一邊爬樓,每次一個小時,也鍛煉了身體。
            有人問我,高三的學生正是備考的關鍵期,老往外跑不耽誤學習嗎?其實,對我來說,給社區做些工作,也是放松自己的一種方式,勞逸結合嘛,更何況這場疫情爆發以來,我就一直在找機會為武漢,為我們的家來做一些事情。
            我的父母都是一線抗疫人員,我爸爸在蔡甸街道辦事處工作,蔡甸街的確診、疑似病患和隔離、密接對象特別多,他和同事負責轉診、接送、核酸取樣、CT檢查等工作,每天早出晚歸,在街道、隔離點、醫院之間來來回回,經常是我起床前他就出門了,晚上到睡覺時他也沒回來。其實我爸前兩年曾因為肺炎住院治療,屬于易感人群,但現在他根本顧不上自已的身體。
            我媽媽在協和江北醫院體檢中心工作,大年初二的中午,她突然回到家收拾衣物,告訴我說請戰書已經被批準了,要趕去濟和感染病區報到。那天我和媽媽都沒說上幾句話,就記得她動作特別快,裝上了一個旅行箱就出門了。后來我們每次視頻,看到她額頭、鼻子和臉頰上深深的壓痕,我都說不出來的心疼。
            父母以前總是督促我學習,現在根本沒時間和我說這些。他們不在家的這段日子,家里只有我和奶奶,互相照顧著生活。這段時間我也有很大的改變,學習上更加自覺和刻苦了,因為不能再讓在一線的父母分心,距離高考還有80天左右的時間,我要為自己的人生拼一次。
            前幾天,我剛參加過今年武漢市的高三“二月調考”,作文題目寫道,“2020年,新冠肺炎,我們眾志成城、共克時艱”,“眾志成城”這四個字深深地印在了我的心里。關鍵時刻,當國家需要的時候,當職業需要的時候,有無數人就和我的父母一樣挺身而出,沒有絲毫猶豫。我也是武漢的一部分,在疫情面前,我不想縮在后面,“少年強則國強”,我愿擔當,不負青春。這場戰役,就是我的“成人禮”。
            (采寫:中央廣播電視總臺記者劉飛、張棉棉、李思默、肖源、常亞飛、任夢巖、周益帆,審稿:高巖、樊新征)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徐笛
            校對:施鋆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志愿者 武漢 抗疫

            相關推薦

            評論(3)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熱話題

            熱門推薦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澎湃廣告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
            53彩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