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qb2tp"><video id="qb2tp"></video></th>
<object id="qb2tp"><sup id="qb2tp"></sup></object>
  • <pre id="qb2tp"><small id="qb2tp"><p id="qb2tp"></p></small></pre>

    <th id="qb2tp"></th>
      1. <thead id="qb2tp"><option id="qb2tp"><wbr id="qb2tp"></wbr></option></thead>

            長江流域抗生素污染調查:兒童孕婦尿液中檢出多種抗生素

            凌軍輝 秦華江 陸華東 /《瞭望》新聞周刊

            2020-04-25 20:35

            字號
            ◇人體有超過80%的免疫功能是以腸道中菌群平衡為基礎。濫用抗生素大量破壞益生菌,破壞腸道微生態平衡,為體外病菌侵入繁殖創造了條件
            ◇目前我國抗生素監管存三大難題:一是污染管控起步較晚,藥品產用登記體系缺乏,負荷估算難;二是環境科學與水文學脫節,過程追溯難;三是污水深度處理工藝缺失,負荷削減難
            ◇當前我國對抗生素危害機理研究不夠,對抗生素濫用監管不足。應盡快修訂標準、嚴控源頭、加強研究,管控江河湖庫水體的抗生素污染

            近年來,隨著長江大保護持續推進,長江流域水質明顯改善。然而,本刊記者近期調研發現,長江流域抗生素濃度偏高,水生態系統受到破壞。
            更令人擔憂的是,相關調查顯示,長三角約40%孕婦尿液中檢出抗生素,近80%兒童尿液中檢出獸用抗生素,部分檢出抗生素已在臨床中禁用,有可能嚴重損害人體免疫力。
            多位權威專家呼吁,盡快把抗生素威脅納入國家安全監控體系,從源頭嚴控抗生素使用及排放,加強其污染對人體健康影響的研究,提升安全防控水平。
            抗生素污染破壞水生態,兒童孕婦暴露風險加大
            長江是重要水源地,其水質關乎數億人民健康。隨著長江經濟帶快速的工業化和城市化進程,抗生素濫用日益突出,不僅對水生生物產生慢性毒理效應,且易產生耐藥性,降低人體免疫力
            河海大學長江保護與綠色發展研究院近期一項調研顯示,長江抗生素平均濃度為156ng/L(納克/升),高于歐美一些發達國家。長江下游抗生素排放量居全國前三位,年排放強度大約為60.0千克/平方公里。
            破壞長江流域生態,對水生生物產生慢性毒理效應。南京水科院生態所所長、長江保護與綠色發展研究院生態環境中心主任陳求穩教授研究發現,抗生素及其代謝產物對不具耐藥性的微生物、浮游植物、魚類等水生生物有潛在毒理風險,破壞水生食物鏈的能量傳遞,進而影響高營養級生物及水生態系統健康。
            “如果抗生素使用不嚴加管控,未來仍存增長趨勢。”南京水科院生態所高級工程師王智源認為,以長江干流飲用水水源地抗生素分析為例,其“假持久性”能對水生生物產生慢性毒理效應,導致水生生物體內攜帶抗生素或產生抗性基因。長三角地區人類活動強度高、抗生素使用量大,抗生素污染防控形勢相比長江中上游更嚴峻。
            兒童孕婦普遍暴露,破壞人體免疫力。復旦大學公共衛生學院近年來對上千名8~11歲兒童和516名孕婦的調查結果顯示,兒童尿樣中共有21種人用、獸用或人獸用抗生素檢出,79.6%的學齡兒童尿液中檢出一種或幾種抗生素,其中部分已在臨床上禁用,獸用抗生素暴露與兒童肥胖、性早熟相關。此外,有16種抗生素在江浙滬的孕婦尿液中檢出,一種及以上抗生素檢出率為41.6%,孕婦暴露較為普遍,風險較大。
            陳求穩教授認為,抗生素通過飲水或食用水產品等途徑進入人體和動物體內后無法完全代謝,長時間攝入后,抗生素跟隨血液循環遍布多個器官,造成免疫力逐漸降低。
            專家認為,人體有超過80%的免疫功能是以腸道中菌群平衡為基礎。濫用抗生素大量破壞益生菌,使胃腸道內對抗生素敏感性強的微生物減少,而敏感性差的菌群趁機大量繁殖,破壞腸道微生態平衡,為體外病菌侵入繁殖創造了條件。
            抗生素兩大來源:養殖用料+醫藥排放
            本刊記者調研發現,水中抗生素主要來自醫院和藥廠廢水、水產和畜禽養殖廢水以及垃圾填埋場,大部分抗生素無法在現有工藝下有效去除,導致河湖水體成為抗生素和耐藥基因庫。
            長江保護與綠色發展研究院的科研人員在長江中下游地區調查發現,在生豬、肉雞、水產等養殖過程中,因養殖密度高,不少養殖戶為降低感染發病率,習慣在飼料中添加各類抗生素。比如生豬飼料中,硫酸粘菌素、金霉素都是常用抗生素,有的一噸飼料能添加一斤抗生素藥物。一些漁業養殖戶坦承:“養魚養蟹飼料中肯定要拌抗生素,不然一死一大片肯定賠錢。”
            制藥廠和醫院廢水含有高濃度抗生素,致流域污染嚴重。研究人員發現,有的飲用水水源地上游5公里分布著大型醫藥生產企業的排污口。如長三角某市水源地附近有3家醫藥公司排污口,一些長江支流交匯處有六七家制藥廠,廢水含有高濃度抗生素。
            調研發現,近年來,長江流域雖加大整治力度,但有不少中下游的化工、制藥、中低端制造、畜禽養殖等類企業往上游或支流轉移,污染形勢嚴峻。
            中國科學院院士朱永官的最新研究表明,動物攝入的抗生素大部分以原藥或代謝產物形式經動物糞便和尿液進入土壤、水體,并通過食物鏈對整個生態環境產生毒害,影響植物、土壤微生物和動物的正常生命活動和功能。更嚴重的是,抗生素的環境殘留會誘導選擇抗性細菌,促進抗性基因橫向轉移,導致微生物耐藥性擴散,而攜帶抗性基因的微生物擴散到新環境會進一步繁殖,并有可能通過基因橫向轉移將抗性基因傳遞給病原菌,給健康帶來災難性危害。
            強化抗生素監管,提升污染處置能力
            多位權威專家指出,當前我國對抗生素危害機理研究不夠,對抗生素濫用監管不足,導致目前江河湖庫水體抗生素含量嚴重偏高。
            中國工程院院士、河海大學長江保護與綠色發展研究院院長張建云認為,我國抗生素監管存三大難題:一是污染管控起步較晚,藥品產用登記體系缺乏,負荷估算難;二是環境科學與水文學脫節,過程追溯難;三是污水深度處理工藝缺失,負荷削減難。
            “各年齡階段和各人群的抗生素暴露狀況,抗生素暴露對兒童與人群健康的影響及機制,來自環境和食品的抗生素暴露對人群微生物組耐藥的影響等,目前都缺乏研究。”復旦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原院長姜慶五教授說。
            相關專家呼吁,抗生素污染風險事關人民群眾身體健康和中華民族長遠發展,應盡快修訂標準、嚴控源頭、加強研究,管控長江流域的抗生素污染。
            加強抗生素監測能力建設,修訂相關標準。張建云院士指出,目前仍沒有關于地表水環境中抗生素賦存水平限值的強制標準,建議在國家關鍵控制斷面水環境監測平臺中,將抗生素納入監測指標,并在現行生活飲用水標準中增加典型抗生素參考指標及限值控制性指標。
            從源頭減少抗生素使用和排放。河海大學黨委書記、長江保護與綠色發展研究院執行院長唐洪武教授建議,健全抗生素使用登記與排放管控機制,建立我國流域抗生素污染源清單數據庫,重點監控抗生素負荷貢獻較大的關鍵風險源,如制藥廠、養殖場等。同時,指導養殖業從業人員合理使用抗生素,減少使用劑量,杜絕使用已禁用的抗生素。
            加強抗生素污染對健康與食品的影響研究,提高污染處理能力。姜慶五教授建議,全面評價環境抗生素殘留和人體抗生素暴露狀況及對健康的影響,尤其關注對兒童生長發育的影響,研究環境抗生素殘留對人群細菌耐藥性和對人群健康的影響及其機制,為養殖、衛生監察、食品加工、環境監管政策提供可靠的基礎數據和理論依據。
            (原標題為《長江流域抗生素污染調查》)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李克誠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長江流域,抗生素污染,調查,監管難題

            相關推薦

            評論(1.8k)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熱話題

            熱門推薦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澎湃廣告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
            53彩票下载